首頁 > 玄幻奇幻 > 圣墟 > 第1420章 掄掌扇太武

第1420章 掄掌扇太武

小說:圣墟 作者:辰東  字數:4738

? “嘶!”

許多人倒吸冷氣,這主自恃而自傲,難道說還真是有天大的來頭不成?

可是不管怎樣說,他也不過神王境界而已,在那位滿頭黃金發絲的天尊看來,翻不起什么風浪,沒什么大不了!

“呵,那好,我等太武兄回來,看他怎樣待你,如何為你賠罪!”滿頭金色發絲的天尊笑了笑,可是一嘴雪白的牙齒卻是有些瘆人。www.35xs.com

“都是太武道兄的客人,大家彼此間不要有誤會與隔閡。”最早先號召眾人一起迎接太武的灰發天尊打圓場,他瞥了一眼楚風,眼底深處沒有善意。

楚風背負雙手,沒有說話,一副平淡自然的姿態,他在觀察這座超級傳送場域,一會兒等太武回歸自然要截斷。

但很快他又被另一宗事物所吸引,那是一面青銅碑,就埋在傳送場域近前,上面銘刻滿了奇異的蝌蚪文,蘊含絲絲縷縷的道之氣息。

“定界碑?”楚風訝異,這是為了防止傳送場域崩壞而埋下的銅碑,非大能力者不能煉制此碑。

“唔,這是我師祖的手筆,確保空間穩定,當年賜予我師,諸位若是能參悟出一二,對自身大有裨益。”

這時,一位準天尊開口,這是太武的大弟子,名為清川。

超級傳送場域自然涉及到了空間領域,可將一人從一地轉移到億萬里之外,開辟空間之路,而在此過程中若是發生意外,必然是慘案。

所以,有講究有來頭的超級大勢力,都會有一些保障手段,這青銅定界碑就是此種事物,蘊含一定的空間規則。

眾人聽聞后,都是吃了一驚,清川的師祖,豈不是太武之師,武瘋子之最小與最鐘愛的弟子?

那位的手筆,自然非同小可,值得所有人重視,銅碑必然蘊含著妙理!

許多人都心神振奮,在此默默參悟起來,就是幾位天尊也不例外,在此默默揣度。

“武瘋子一脈的規則妙理,也是天地中的道果,我雖與之敵對,但也不應無視,應在此參悟一番。”楚風暗自觀看。

不過,他心中還是略有排斥的,畢竟兩者間即將生死戰,他對敵人的所謂妙理沒有一點的好感。

定界碑上,蝌蚪文游動,空間規則若隱若現,仿佛還有雷霆劃過,混沌氣息流轉而出,端的是磅礴懾人。www.35xs.com

然而,不久前楚風才從太上禁地出來,親眼目睹那白衣女子打穿上蒼,他又怎么會被眼前的銅碑所懾?

不知不覺間,他的心神中盡是那白衣女的身影,體悟她的一切。

其中,給楚風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竟發現,那女子不過是一張遺蛻,而非正身。

“這樣的脫胎換骨,我能否嘗試一下呢?”

沒有人注意,這里有人走神了!

居然在觀看負有盛名的定界碑時,卻在想著另外的人與道,這就是楚風目前的狀態,當心向一方時,連悟道都會有偏向與取舍。

這一選擇導致,定界碑成為一種莫名的壓力,開始針對他,熠熠生輝,不斷有大道氣息向著楚風碾壓而去。

他頓時感覺如山岳般沉重,不過依舊是無懼,不過一死物而已,還能還讓天傾塌嗎?

他依舊在揣摩白衣女子的各種道果的變化。

可即便他心中向往之,也不可能在一時間悟通那種再蛻一仙胎的無上妙法,實在太過深奧了。

不過,楚風卻也心有所動,觸動了自己的魂光潛能,竟在這奇異的時刻靈光一現,有了莫名收獲。

這是他多年的積累,道行精進的結果,現在不過是環境、心境等共同作用的映現,一剎那的所思所想,成為靈光頓悟。

他得到了一宗術法,張嘴吐息間,他一身的精氣神都要隨之噴薄而出,這是道行與術法的演繹。

楚風剎那而悟,自身要是噴出這一口氣,一口先天大道精粹會凝練而出,化作人形,代他全力一擊。

不過,他壓制了,不愿在人前顯圣,而是輕微吐了一口氣混著少許精神能量,結果一團清氣自口鼻間沖出,化成一個模糊的人形生物,向前沖去,要鎮壓一切!

“這位道友,居然悟道了,在這里大有收獲,可是,似乎卻與定界碑相悖,所蘊含的道理完全不一樣。”

“真是怪哉,他被定界碑壓制,明顯不是在悟此地法,可卻成功了!”

一些人驚疑不定。www.35xs.com

就是滿頭黃金發絲的天尊也詫異,有些無言。

“妙哉,以太武一脈的法理磨礪己身,哈哈,真是有趣,這里所謂的定界碑也不過如此,只是一塊磨刀石啊。”

又有一人大笑道,這顯然是在挑事。

這不僅是在奚落太武一脈,也是將楚風牽引進風波中。

來這里的人,大多數自然都是沖著武瘋子一脈的名頭而來參加盛會,想要親近,可是,自然也有敵視者,其中就包括太武天尊那個對頭。

那位對頭的師門同樣來頭大的駭人,即便武瘋子出世,也不見得能鎮壓。

當然,今天太武的那位對頭沒有來,只是與之交好的強者有人出現。

太武一脈的人自然臉色不愉,不喜此輩。

至于楚風則完全沒有影響,壓根就沒放在心中,不用此人攪局,他也要與太武為敵,出手鎮殺之。

此時,楚風報以微笑,因為覺得可能會與此輩在以后有合作也說不定。

“吾有所獲,要去清凈地體悟一番,暫失陪。”楚風說道,一轉身離開,出現在太武道場的一片山脈間。

眾人無言,此人收獲這么大嗎?竟需要立刻閉關!還真是走了天運,一塊定界碑而已,擺在這里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也沒見誰能大徹大悟。

當然,更讓太武一脈不少人不忿的是,此人還不是直接參悟此碑,而是以它磨礪自身,終得某種道果。

楚風在山脈深處多次演化,到頭來一個與他一般無二的人形自他口鼻間的清氣中化形而出,向前撲殺,當真是可怕的一擊。

這樣的攻伐,算得上一種鎮殺手段了,能在瞬間凝聚他一身的精氣能量,進行全力一擊。

最為關鍵的是,這樣一擊過后,所有精氣神還能在瞬間歸位,只是剎那是聚散離合而已,不會抽空他,這就有大用了,若是演繹下去,可成為一樁殺手锏!

所謂剎那靈光,轉瞬頓悟,就是不需要多長時間就有所得。

不久后他體悟的差不多了,退出了這種狀態。

片刻間,楚風又回來了,讓一些人甚是沉默,沒有言語,滿頭金色發絲的天尊與那灰發天尊更是覺得,真是豈有此理,居然讓此人悟道,這么快就鞏固了道果?!

嗡!

定界碑發光,同時那超級傳送場域轟鳴,有雄渾的場域能量波及而出,這里神磁石等都被激活了。

“吾師歸來!”太武的大弟子清川開口道。

至于云恒等弟子也是驚喜,排列好,在此恭迎太武回歸。

而灰發天尊更是整理袍袖,肅然立身于此,他來這里就是要尋武瘋子一系為靠山,現在很是鄭重,他本就是首先號召眾修士迎接太武的人,現在自然要有表現。

各教的天才、一方的副教主等也都紛紛上前,在此恭迎太武天尊回歸,都很嚴肅。

自武瘋子復活后,一切都不同了,太武為該系的后輩精英天尊,是與外界有往來的重要道統分支,需要各方重視。

波光閃爍,傳送場域像是金色浪濤起伏,濃郁的能量聚合成一道門戶,有一個人形生靈從里面走了出來。

“太武道兄!”

灰發天尊滿面是笑容,在那里開口,放低了身段。

“哈哈,道兄歸來矣!”滿頭黃金發絲的天尊大笑。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還有一個人比他們更“積極”,楚風動了,已經大步走上前去。

這也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就是太武的幾位親傳弟子都驚訝,這個人還真與他們師尊有密切關系不成?

太武一步踏出能量門戶,天地間罡風鼓蕩,秩序如匹練,若閃電般交織,各種紋絡浮現,轟鳴聲震耳欲聾,這是道之規則,浮現出來。

太武驚異,居然有一個少年就在出口這里,滿臉是笑,等他出現。

這個人如此年少,怎么能站在最前方,排在幾位天尊之前,有何身份?

太武自然略感不解,不過,他仔細注視下,又覺得有些眼熟,似曾相識。

“太武,好久不見,甚是想念!”楚風微笑,更進一步。

眾人聽聞后,頓時心驚,此人還真與太武天尊是有密切關系的故友?他沒有說謊!

“道友……”太武對楚風開口,結果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不對勁兒,一個巴掌突兀的到了眼前,劈頭蓋臉而下。

啪!

這一聲脆響,震撼了這片道場,也震動了這方天地,更震驚了所有人!

一時間所有人都呆住了,簡直難以置信,有人敢打太武?!

這忒……沒天理!

誰敢如此?!

誰能如此?!

可是,這種事就在他們眼前發生了,那個曾經說是太武舊友的少年居然一巴掌糊在了太武的臉上,打的結結實實!

這時,太武的的半張臉幾乎崩壞,太突然了,他被一股巨力擊中,面孔扭曲,內部的骨骼都碎裂了,甚至連牙齒都松動,隨著血水與口水墜落出去幾顆!

多少年沒有這種難堪的經歷了,便是他年少時進化未成之際,也沒有受過這種羞辱,也沒有人敢專門等在出口,敢這樣打他面孔一巴掌!

太武震怒,眼睛都要倒豎起來了,瞳孔懾人,若地獄射出寒光,他滿身能量鼓蕩,發絲亂舞,要鎮殺楚風!

轟隆隆,天地劇震,整片世界要都解體了,天地間盡是大道匹練,全是秩序符文,蔓延開來,要撕裂乾坤。

然而,楚風伸手一擋,如同春風撲面,讓所有的躁動都安靜下去,抬手鎮壓乾坤,讓整個世界寂靜下來。

“是你,小陰間的鬼物!”

太武怒斥,他終究是非凡生靈,哪怕相隔很長歲月,且那個時候此人還弱小不堪,可是他依舊有了感應,洞徹了這是誰。

畢竟,此刻的楚風露出了真容,且氣質大變,全是當年的氣息!

“殺我親人,屠我手足,害死我紅顏知己,此生大仇,不共戴天!”楚風寒聲道,眼睛都帶著血絲,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妖妖等人,那些人的鮮活面孔依舊可以清晰的浮現眼前,他要全力鎮殺太武!

“呵,你這鬼物,居然跑到了陽間,但,又能如何?!”太武鎮靜下來,身前有波光閃過,那是秩序妙理,護其身,將他與楚風暫時隔絕。

接著,太武又帶著淡漠的笑容,道:“我殺你父母,滅你一群兄弟,斬你紅顏,你又能如此?都是我做的,你又能怎樣?今次連你也要殺,不過一孤魂野鬼爾!讓你等去團聚!”

:。: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