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奇幻 > 次元游歷日記 > 第19章·為藍色的身影獻上紙張(儒雅隨和)

第19章·為藍色的身影獻上紙張(儒雅隨和)

小說:次元游歷日記 作者:逆熵3  字數:5150

? “夠了,區區一個小城鎮的大司祭為什么會有這種程度的凈化能力?”

“和真,完全沒用啊!我的能力對他!”

“我覺得很有用啊,你沒看到他剛才都哇哇的叫了嗎?”

魔王軍干部,無頭騎士據他自己所說原本是一個強大的騎士,所以被轉化成無頭騎士之后也遵循著騎士的一部分規則,比如說不屑于對弱小舉起利刃。35xs

但是這并不代表他不會舉起利刃,真的是這些隊友是真的不靠譜,明明人家已經不再介意了,為什么還要用魔法去轟它,而且居然還瞞著自己

和真重重的點了點頭,就在和真打算轉身捏爆惠惠和阿庫婭臉的時候,一道身影瞬間沖向了不遠處的無頭騎士,而無頭騎士似乎也察覺到了,舉起劍擋住了攻擊

“是你吧!該死的無頭騎士!”

張哲借力后跳,在著地之后將旗槍插在了地上,雖然剛才在和悠悠聊天耽誤了一點時間,不過沒想到紅魔族里面居然還有正常的少女,何等吸引人的性格啊

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張哲看著不遠處的無頭騎士,他為了耍帥還騎在馬上,一只手抱著頭,另一只手則是揮舞著一把巨劍,看上去就充滿了壓迫力。

“哦?這種城鎮里居然還有高級冒險者嗎?真是令人驚訝”

無頭騎士從馬上下來,隨后用著好奇的語氣對著張哲說道,原本以為這個城鎮里不會有什么強者的,但是事情最終還是出乎了自己的預料,剛才的那一擊

面前這個握著旗槍的男子絕對是一個高等級的冒險者,如果換成其他的魔王軍干部,估計擋不住剛才的那一擊吧?非常漂亮的實力,值得自己稱贊!

“就是你!想要囚禁我隊伍里的十字騎士,然后滿足你骯臟齷齪的**吧?每天用”

“對對對唉?你在說什么?”

無頭騎士剛打算符合一下但是卻突然反應了過來,他的話語非常的不對勁啊,他隊伍里的十字騎士,也就是說那個腦袋有問題的騎士楷模是他隊伍里的成員嗎?

說起來那只隊伍里似乎還有大司祭,還有著能夠使用爆裂魔法的腦袋同樣有問題的紅魔女孩,估計他也

“你在說什么呢?意義不明!如果想要戰斗的話就拿起你的武器充上來吧!”

“哈!骯臟的無頭騎士,你一定是想趁這個小鎮沒有人的時候,把鎮上的女性冒險者都帶走,然后關在你暗無天日的地牢里滿足你的**吧!何等下流!”

張哲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面前的無頭騎士,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無頭騎士的樣子似乎有些驚慌的樣子,雖然有些好奇,但是自己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他一定是害怕了吧?

張哲抬起頭盯著不遠處的無頭騎士,而在城鎮外的所有女性冒險者都用一種極其鄙視的眼神盯著無頭騎士,就連無頭騎士也無法接受這種目光,變得有些慌亂

就連發出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的樣子

“你到底在說什么!”

難道這個小鎮里就沒有正常人了嗎?怎么一個個都說這種話,萬一這種信息流傳到了魔王軍,那么自己還要不要臉了無頭騎士深呼吸了一口氣,不行

必須冷靜下來,說不定他這只是攻心的計策,這么一想的話倒是真的很像,用這種計策讓自己變得慌亂,然后他再趁機討伐自己嗎?切只會耍小聰明的冒險者。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

“夠了,勇士聽好了,吾之名為貝爾迪亞,如果想要挑戰我的話,那么就拿起你的武器,堂堂正正的向我發起攻擊吧!”

“堂堂正正嗎?這種話語從你們的嘴中說出來真是可笑啊”

“我原本也沒有殺戮弱者的興趣,只不過也沒有寬容到容忍弱者的挑釁,身為魔王軍干部之一的我,隨時可以踏平這個小鎮!”

“然后擄走女性冒險者對嗎!”

“聽人話啊!!”

“你是無頭騎士啊!”

見鬼了,這個家伙是怎么回事,自己都已經報上名字了,按照規矩他不應該同樣報上名字嗎?那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夠了既然如此的話也沒有與他戰斗的**了。

再這么下去自己的顏面估計都沒有了想到這里貝爾迪亞伸出一只手似乎是在醞釀什么一樣。

“大哥小心,那個東西是死亡宣告!”

“來不及了,雖然上次被解除了,但是這一次不會了我會讓你們沒有時間思考的,再次宣告,你的生命將終結于一日之后”

貝爾迪亞伸出了一只手,黑色的氣息徑直的沖向了張哲的身體,看著撲面而來的黑色氣息,張哲下意識的用旗槍抵擋,但是沒有用處,黑色的氣息劃過了旗槍的表面滲入了張哲的身體。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如同泥牛沉入大海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貝爾迪亞并沒有在意,因為這個宣告說的是在一日之后死亡,現在沒有什么作用很正常

既然這個冒險者解決了,那么就該那些家伙了

“不死騎士我已經忍受你們很長時間了,但是現在我終于無法忍受了!不死騎士,去把城鎮摧毀吧!”

“哦?你怎么無視我真的好嗎?”

“不,就由我來做你的對手!勇者啊我對于弱小之人沒有興趣,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無頭騎士將手中的頭高高舉起,似乎是在宣告什么一樣,張哲趁機閉上眼查看了一下自己狀態,感覺上完全沒有什么亂七八糟的樣子,畢竟自己還算是有點用處的

死亡宣告這種技能應該算是很厲害的吧?不過不就是區區一個技能嗎?想殺了我就來試試看啊?

“我的名字叫爸爸!”

“好!爸爸,就讓我來測試一下你的勇武是不是和你的囂張同樣!”

“別叫我爸爸!我沒有你這樣下流的兒子!”

“所以說都是污蔑你剛才說什么?”

無頭騎士瞬間暴起,就如同瞬間移動一樣,瞬間出現在了張哲的身前,手中的利刃如同流星一般劃過張哲的身前,隨后被旗槍給穩穩的擋住,伴隨著火星的濺射

張哲的嘴角緩緩的上揚一只手臂的力氣還真的挺大的啊,不過也就如此了吧?感覺他也沒有什么特別強大的地方

“貧弱貧弱貧弱!這就是你的力量嗎!無頭騎士,貝爾迪亞!”

“這個小鎮是新手聚集地的小鎮沒錯吧!為什么會有你這種高等級的冒險者!”

“哈?我等級很低啊”

“哈?”

無頭騎士楞了一下,隨后將大劍收了回來,見此情況張哲也將旗槍收了回來,無頭騎士的表情非常的微妙,似乎完全不相信張哲的樣子,但是張哲下一刻就將冒險者的狗牌放到了他的面前。35xs

無頭騎士看到之后表情更加微妙了,也就是說面前這個等級甚至不到二位數的家伙,居然發揮出來遠超過高等級冒險者的實力嗎?何等強大的勇士

“話說,你手下的不死騎士難不成也喜歡和女性冒險者做一些”

“才沒有!你這樣說我真的會被誤會的!”

“那你為什么要來小鎮?不就是為了想要做那些事情嗎?而且你的手下現在一直在追著女性冒險者啊”

“才不是,要不是因為那個腦袋有問題的紅魔族女孩,我為什么要來這個小鎮?還有我也不知道我的手下,和他們的想法啊”

無頭騎士說的貌似有點道理啊,張哲看了看無頭騎士,隨后看了看站在不遠處高低的惠惠,自己回來的時候似乎還看到惠惠對著城堡釋放爆裂魔法,不對無頭騎士是不是就住在附近的城堡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每天一記爆裂魔法的話的確會讓人精神感到崩潰啊,想到這里張哲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拍了拍貝爾迪亞的肩膀之后轉身走向了小鎮。

“那我可能是誤會了,抱歉抱歉”

“哈?”

無頭騎士看了看張哲,剛才不還是要打生打死的嗎?而且你身上不是已經被我下了死亡宣告了嗎?為什么你還可以這么坦率的轉身就走?冒險者不是應該和魔王軍敵對的嗎?

這這下換成貝爾迪亞一臉懵逼了,不過既然他都這么說了,貝爾迪亞收起來大劍,隨后打了一個響指想要取消掉張哲身上的死亡宣告,畢竟這種有實力的年輕人確實挺少見的。

而且他貌似是唯一一個知道自己是被誤會的唉?貝爾迪亞看了看張哲,為什么不管用?難不成自己的死亡宣告沒有奏效嗎?可問題是怎么可能存在這種情迷?

難不成他是類似大司祭一類的職業?可是冒險者卡片是不會騙人的,他真的只是武者啊

“惠惠!就是現在!”

“哈?”

貝爾迪亞看了看周圍,不知道什么時候和真和阿庫婭從他身邊沖過,還沒等他說點什么,不死騎士們也沖了過來,緊接著漫天的魔法陣憑空出現,下一秒無窮無盡的烈焰就覆蓋了這里

而張哲只是搖了搖頭,絲毫不在意的走向了城鎮,總是身后氣浪滾滾,總是身后溫度灼人,但是依然面不改色,甚至都不會回頭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裂魔法。

“無頭騎士沒有什么理由騙我,也就是說這些事情真的都是惠惠和阿庫婭弄出來的嗎?聽他的口氣似乎還來過一次了”

“那個,您就這么離開了嗎?”

“啊哦,是悠悠啊,自己做的孽當然要自己償還,即便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會幫助的應該吧”

而且好尷尬啊,明明自己都這么說這個無頭騎士了,結果在得知這一切都是虛假的情況下,還真的是令人感到無力啊,而且那個無頭騎士其實還挺有意思的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嚴肅無比,但是實際上他估計也有一顆逗比的心,不然也不會吐槽這么多次,甚至還想給自己辯解最令人感興趣的一點是,這個無頭騎士實際上還挺厲害的

而且別看這次爆裂魔法這么驚人,估計也只是打掉了四分之一血,而且還促使無頭騎士進入了狂暴化吧?嘛畢竟阿庫婭曾經也是一名女神,只要她多用幾次凈化估計也就干掉無頭騎士了。

如果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話,那么自己也就只能再一次出手了

“那個”

“悠悠,其實我”

“別上去啊!”

“”

張哲的話還沒有說完,和真的聲音就從戰場中傳了出來,回過神張哲才發現周圍的男性冒險者們都沖了上去,而女性冒險者估計是因為自己之前說的那番話。

導致心理有些抵觸無頭騎士吧?所以才沒沖上去。還真是誤會無頭騎士了啊,不過自己也不打算澄清就是了,因為很麻煩,而且他畢竟還是魔王軍的干部之一,自己可不想被誣陷魔王軍的奸細

這個世界也有著王國的存在,迂腐的王國八成會這樣吧?然后自己就沒有辦法好好的在小鎮里生活下去了

“水!是水!快用水!”

沖上去的冒險者在一瞬間被全部干掉,天空中也升起了一只獨眼,血紅色的光芒照耀著這片天地,似乎連呼吸都帶著沉重的血腥味,但是戰場上卻突然響起了這個突兀的聲音。

張哲看了看旁邊也在幫忙扔水球的悠悠,勝負已經決定了那么就不需要自己的幫忙了,不愧是和真,輕易的就找到了無頭騎士的弱點,不過這應該是rp游戲里學到的吧?

張哲轉過身向著城鎮走去,自己其實沒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依然很帥的不看戰場回到了城鎮的我突然,突如其來的水流直接將張哲沖走,伴隨著湍急的漩渦,張哲穩住身形看向了城門外。

望著那一道還在不斷召喚水流的藍色身影,張哲直接將旗槍插在了地上,隨后隨波逐流的身體才終于停了下來,但是水流卻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想法

差不多過去了足足兩分鐘,這湍急的水流才終于逐漸消失在了視野中望著浸濕的土地,張哲咳嗽了兩聲,何等可怕的水流,而且還是從天空中降下來的

女神不愧是女神,輕易的做到了我們做不到的事情,但問題是,張哲的嘴角微微抽搐這個城鎮,張哲看了看被水流沖垮的城墻和房屋,一個決定從心中緩緩的出現。

“這次任務之后,就退出團隊吧”

自己還不知道要在這個世界里生活多長時間,雖然討伐了魔王軍干部會有很多的報酬,但是估計修繕的費用也少不到那里去,自己可是神明都沒做

甚至還出手拖延住了魔王軍干部一段時間,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如果繼續和和真他們待下去的話,那么自己的日記恐怕就需要在等上數天才能書寫吧?

極有可能到離開之前都書寫不了不行,無論如何都得先找個地方好好的住下來才行,城區南部有不少獨立的別墅,價格應該還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

決定了,先得到一個新能力再說,雖然自己不畏懼正面的戰斗,但是如果對面來個偷襲或者放毒什么的就麻煩了。反正大家都在這個新手城鎮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沒有什么問題

決定了,和真雖然很可靠但是另外的三個實在是無法接受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