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 高冷總裁之這朵梨花有刺 > 第319章 離島無望的掙扎

第319章 離島無望的掙扎

小說:高冷總裁之這朵梨花有刺 作者:甜蜜汁兒  字數:2372

? “伊少不去忙大事,來這里喝酒,不合適吧?”祁東陽似笑非笑的說著。35xs

他倒要看看,這出了名的冷酷大魔王,來這里是要干嘛?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對方是看上梨花的美色了。

梨花美是美,但是高冷猶如寒冰,只可遠遠的觀賞,靠近了,就會被凍傷。

他早看明白了,就是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抱有何目的。據他所知,這個男人從不輕易靠近女人,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對方是來找自己拼酒的,他們也只是有些熟悉的朋友罷了,還達不到那個地步。

況且,對方的眼睛一直盯著梨花瞧,他倒要看看,他們之間有何糾葛恩怨,他的八卦之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

不過,很顯然,伊在旭可不會留這么個大燈泡在身邊。只見剛才離去的小跟班,手里拿著一個特殊電話,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對不起,打擾一下,祁先生,這里有你的電話,請你接收一下!”

“嗯?誰的電話?怎么會打到你那里去?”祁東陽好奇歸好奇,還是接過了電話。

“喂,我是祁東陽,你哪位?”他有些漫不經心的問著。

“陽子,你手機怎么打不通啊?咱家出大事了,你可趕緊回來吧!”

電話里一通焦慮的聲音傳來,讓祁東陽心里一下子跳漏了一拍。35xs

“二叔,我這里手機沒信號,家里出啥事了?你老慢慢的說。”

祁東陽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從上島以后,手機因為沒信號,就被他丟到房間里了。也不知家里是怎么聯系到的,聽話里的口氣不好,讓他一顆心七上八下不得安寧。

“哎呀……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我還忙著呢。你也別問那么多瞎耽誤功夫,趕緊回來,你爺爺不好了,免得晚了見不著了。懂了嗎!趕緊的!”

電話那頭“咔嚓”一下就掛斷了,祁東陽再也沒心思管兩個人有啥糾葛,站起來就告辭了。

“伊少,抱歉了,我……”

伊在旭頭也不抬的打斷,“知道了,我讓人送你出島就是了。”

梨花一聽出島,眼睛嗖地一亮,趕緊出聲攔住毛遂自薦,“祁經理,是家里老人有事嗎?可否帶上我,我會一點醫術,也許能……”

伊在旭的額角忍不住跳了一下,他把姓祁的想辦法支開,可不是為了讓他把自己的女人也跟著帶著。

梨花的第一反應,讓他感覺好戳心啊!就真的這么不待見他了嗎?

他好恨,卻不知道該去恨誰,忍不住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也許,只有喝醉了,他才能不那么難受吧!

這是離別這么些年來,他第一次想大醉一場。

“對不起,我現在趕時間,等以后有機會,再說吧!”

祁東陽并沒有聽進去梨花的話,也不知道自己的這一番拒絕,讓他失去了什么,當多年后,每次回憶今晚,都讓他懊悔不已。

他腳不沾地的離開了,梨花還想努力一下,卻被伊在旭一把拉了坐下來。

“花兒,你好好看看我,和我說說話,真的很難嗎?”伊在旭痛苦的問道。

知道離島無望,梨花甩開他的糾纏,忍不住冷笑出聲,“呵……對不起,我還真是不認識你,咱兩這是第一次見面吧,請容我濃重的介紹下,我叫秦雨梨,不是叫什么花兒草兒的,還請你認準了。”

“花兒,我……”伊在旭只覺的心里堵得慌,話才出口,就被梨花噼里啪啦的打斷了。

“我叫秦雨梨,花兒什么的,不是你該叫的。”她眉間無波無瀾,只是疏離的挑刺道“你是絮花的老總,我是該叫你伊總呢?還是康總?還請你多多指教!”

這個男人用康旭這個假名字,和她相處了幾個月,可憐,她以為他死了,給他樹了墳立了碑,寫的也是康旭這個名字。

可是,事實是什么?他沒死,他過得人模狗樣的,他也不叫康旭,一切都是假的,唯有她的阿爺,因為他,不在了,這才是真實存在的。

每每想起這些,她就挖心刺骨的難受,恨不能沖上去,狠狠扇死這個薄情寡義的男人。

伊在旭抿了抿嘴,有些愧疚的解釋了下,“對不起,花兒,當初我也就是圖個好玩,所以……抱歉,不是有心隱瞞的,我并不想傷害你。”

他那個時候年輕氣盛,初到一個陌生的窮鄉僻壤,過得狼狽不堪,實在是不想丟臉,不希望被熟識的人挖出這段黑歷史,才給自己改了一個姓。

之所以取康姓,是為了懷念那個生下他,并把所有愛都給了他的女人,他的母親康瑩瑩。

不過,這樣的解釋對于梨花來說,太晚太晚了,她一副無所謂的口氣,“伊總想多了,這么點小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哪里就能傷到我了,我可沒這么脆弱。”

大庭廣眾之下,四周都有豎起耳朵準備聽八卦的人,她可不想多談什么,直接站了起來,“我已經如約參加這個活動了,接下來的活動,我不會再出席了,再見!”

梨花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個堅定的背影,不顧所有人的注視,義無反顧的離開宴會大廳。

“花兒……對不起……我心好痛,我不會放棄的!”伊在旭喃喃自語著,又是一大個杯酒灌進了肚子里。

他并沒有起身去追,他怕自己逼急了,會把他的花兒推得更遠。他更不想去看到一個人,那個小小的人,讓他如鯁在喉,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想到這里,他信步走到陽臺外面,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喂!小唐,我讓你查的東西,有眉目了嗎?那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誰?”

“啊哈……這才幾點啊,還讓不讓人休息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慵懶的男聲。

“少廢話,趕緊告訴我結果!”伊在于旭感覺自己已經等了一個世紀那么長,一秒鐘都不想再等了。

電話里傳來一個嘆息聲,“哎……好吧,我肯定是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得為你做牛做馬。你等著,我去把電腦打開再說。”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