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 快穿:給消極怠工的宿主跪了 > 第671章 成為落魄反派的親姑姑(41)

第671章 成為落魄反派的親姑姑(41)

小說:快穿:給消極怠工的宿主跪了 作者:一世成空  字數:2881

? “害羞了。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本來一直保持沉默的賀行之,在這個時候出聲了。

語氣是惡趣味滿滿當當。

“賀行之,你還想不想當我未來姑父了。”段牧塵真的炸了,炸毛了。

“牧牧,好好開車。”這邊還傳來步少逸溫柔提醒的聲音。

“我這樣到底是誰害的。”段牧塵沖著步少逸也是一吼。

“是我,是我,要不要我來開。”步少逸哄人的嫌疑很大。

段牧塵更加氣,他都要瘋了。

怎么這個世界一下子就全變了。

“行了,差不多得了,不就是被男人看臉紅了,我都不介意,你一個大老爺們,有什么不能承受的。”舒玖插了一句。

段牧塵徹底無語。

他還是開車,開車使他快樂,能夠暫時屏蔽一切。

“姑姑,藍麗質能不能交給我親手處理。”步少逸只要一想到上輩子不過一個段家家仆,竟然差點毀了他跟牧牧的緣分,他怎么可能繞過對方。

尤其是她不僅那么做了,還逼得他跟牧牧成為仇人,牧牧差那么一點點就沒了。

還是徹底沒了,對方有特別的力量,能夠讓牧牧的靈魂徹底消散,沒有繼續輪回的可能。

這是步少逸最不能忍受的,尤其還是因為他的緣故,因為那個藍麗質上一世暗地里暗戀他,求而不得的緣故,她要牧牧死,要牧牧魂飛魄散,步少逸又是自責又是對藍麗質恨之入骨。35xs

想到藍麗質做的那些事,把他本該跟牧牧的那些交際全部抹去。

他真是恨得牙癢癢。

這些堆積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會放過藍麗質,根本不會,他就是要親自出手才行,不然他心中始終有個疙瘩在。

想到自己的身不由己,現在已經徹底被釋放自我,哪里還能客氣。

“可以。”面對步少逸的要求,舒玖認為這個要求合理,她只需要處理那些耍手段的就行了。

“謝謝姑姑。”單證步少逸的姑姑喊得那叫一個順嘴。

“不客氣。”就在兩人交流之際。

段牧塵已經停下了車子。

本來段家離簡領袖的家也不是那么遠,二十來分鐘就到了。

“舒舒,那些家伙能不能交給我處理。”在下車的時候,賀行之這樣對舒玖說著。

“不能。”她要親自給那些家伙一個非常慘痛的教訓。

是的,舒玖沒有打算徹底要了誰的命。

因為她要那些人生不如死,讓他們親自感受感受bei cao控,被掌控的無助與絕望。

甚至,她要他們,徹底從云端跌落塵埃。

“小氣。”賀行之的回答也是精彩,還帶噘嘴的。

“走吧!”她要是不親自收拾那些家伙,她心氣也不順。

被她放在心上那樣慣著的男人,他們不該那樣出手的,要是正常較量,舒玖不至于這么生氣,就是因為對手的不自量力,她才會這樣氣憤。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

牽著男人的手,往里面走。

他們來的時候,簡領袖把各種密碼鎖都告訴了他們,即使他們根本不需要。

反正能夠正常進來,也懶得消耗力量。

“無上法則的力量。”在快要走到簡領袖主屋的時候,舒玖看了看夜空。

“總算是發揮作用了。”不然那么廢材的無上法則,等到他跟舒舒歸位后,也該考慮毀掉,重新換一個算了。

聽著男人語氣中毫不掩飾的嫌棄。

舒玖感覺到那股無上法則的力量都在抖三抖,然后更是加重了力量,也不知道承受這股無上法則力量的那些生命,現在還好不好。

好不好……

好什么好……

簡直不要太悲慘。

每當他們感覺自己快要緩過來的時候,又是一股反噬降臨,好不容易有了喘息機會的時候,又是一波壓制出現。

總之這一次次的。

就是要讓那些不守規矩的家伙徹底明白,他們到底做錯了什么,以至于那些本來還挺能的對手們,都快懷疑人生了。

他們真的再也不敢了。

要知道壓制這么嚇人,他們的真魂一次次受損,境界被削弱,打死他們也不敢亂用手段,耍心機聰明。

到了他們那種層次,擁有真魂是多么不容易,境界的提升更是寸步難行,就因為想要走捷徑,他們被無上法則懲罰了。

想想都要吐血嘔死了。

當然他們不會知道,因為他們這番舉動,他們不僅僅會嘔死,還會生不如死。

有些錯誤,真的是一次都不能犯下。

所以當舒玖牽著賀行之,身后跟著步少逸還有段牧塵走進主屋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地,躺了一地的男男女女,

且這些男男女女身前,都有一大灘血,熏的整個主屋都充滿一股生鐵血腥味。

場面很是驚悚。

當然,都還活著。

包括藍麗質,還能夠茍延殘喘的躺在那里。

“夠壯觀的。”最先出聲的是舒玖。

當舒玖出現的時候。

除了藍麗質,其他在場的男男女女均抬頭看向她。

就一眼,他們有種眼睛生疼之感。

不能直視。

難道她就是那個……老東西。

“為什么你會沒事?”明明都用了特殊手段,為什么這個老東西看上去一點事都沒有。

“我當然不會有事。”她是按套路來的,即使用了特殊手段,無上法則也沒道理壓制她,她沒有害誰。

而是在拯救,尤其一個是真氣運之子,一個是世界意志一般的隱藏任務。

要是救他們還要受懲罰的話,那么她可以考慮不顧目前恢復的狀態不易,直接找上無上法則,跟他好好……聊一聊。

“你怎么可能沒事?”說這話的人,目光眼底帶著不甘,震驚。

在他這么說的時候,其他幾個在場的神態差不多。

他們自然看出舒玖的不簡單,一下子就猜到,這就是他們的對手,他們以為的老東西,一個本該過時的老東西。

現在完好無缺的站在他們面前。

他們連正視對方的資格都沒有,顯得他們特別的卑微。

心情實在是復雜到了極點。

眼前這位就是讓他們的長輩無比忌憚的存在,本以為是長輩們想多了,現在他們親身面對的時候,才知道,他們果然還是太年輕,不夠格。

越是強大,越是有一種驚人的直覺與感知。

他們的神識在不停的意會他們,他們要倒大霉了。

就是因為眼前這位他們以為已經過時的老東西。

過時個鬼啊!

太嚇人了。

這位就往他們面前一站,他們也就只能在剛才本能的問出一兩句話,還問了一句后,便有些被徹底壓制的跡象,況且能發出疑問的還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兩位,沒發現,其他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妥妥的壓制。

錯了,真的錯了,錯的特別離譜。

他們…何止是輕敵了,他們簡直在……作死。21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