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 刺客生存指南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莜久之死

第一百二十一章 莜久之死

小說:刺客生存指南 作者:少女不寫詩  字數:4843

? 見七魅有些激動,江北寒急忙握住了她的手,說道:“你先不要著急,我們再想想辦法,一定可以找到的。35xs”

七魅的眉頭緊鎖著,顯然還是有情緒的。

畢竟他們花費了那么大的努力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現在卻是遇到了這樣的情況,說不失望生氣是假的!

也是在這個時候,七魅突然注意到自己手上的紙張,跟之前找到的那幾張的手感,是完全不一樣的,不由得愣了一下。

照理來說,這些藏寶圖是從用一張紙上分割出來的,怎么會遇到不一樣的情況?

就在七魅疑惑的時候,邊上的江北寒也注意到了一個問題!

安靜!!

今晚的王府也未免太過于安靜了一點,似乎是安靜到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得見。

同時七魅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兩人對視了一眼,立刻就抽出了書籍上的藏寶圖,就準備離開。

“二位在我的書房翻找了那么長時間,可是找到了你們想要的東西?”

突然傳出來的聲音,讓兩人都同時回頭看了過去。

果然,他們看到了蕭子燁,帶著一群穿著夜行衣的侍衛,站在他們不遠處。

與此同時,另一邊,他們從書房進來的通道,此時也已經跑出來了一堆的侍衛。

這個結果是七魅一開始就猜到的,所以才會讓筱久跟李星海去找七月,而不是跟著他們一起涉險。

當時七魅的這個想法一下子就被江北寒看穿了,所以到了最后,來這里的,就變成了是他們兩個人。

“七魅,五年前讓你活下來,就是為了今天,現在既然你都已經來了本王的南王府,正好本王的側妃也甚是喜歡你,不如你就留下來,給本王的王妃當一個說話的伴兒吧。”

“好啊。”七魅笑著應道:“如果你的手下有這個本事將我留下來的話,我定然是不會再離開了。”

大概是七魅那自信的樣子惹怒了蕭子燁,又或許是想起了之前發生的種種,所以蕭子燁在聽到七魅的話時,立刻就憤怒的揮了下手,示意手下的侍衛圍攻上去。

侍衛也不敢耽誤,立刻就圍了上去。

七魅當即就釋放出了一開始準備好的蠱蟲。

一時間,那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蟲子,將邊上那些身高七尺的男兒郎都嚇得尖叫連連。

趁著這個機會,七魅跟江北寒立刻就撤到了進來的那條密道去。35xs

“蕭子燁,你的這些個手下膽子可是真的不怎么樣,不過是一些小小的噬心蠱而已,有什么可怕的,最多也不過是被萬蟻噬心一般難受的死去罷了,也無甚別的,不至于嚇得如此慘叫吧?”

聽到七魅的話,剛才就已經被嚇唬得不輕的侍衛,此時更是接二連三的慘叫了起來。

七魅釋放出去的,的確是噬心蠱,也是真的會死人,不過對于蕭子燁的手下,她從來就沒有什么同情之心。

“既然你們都不來追我們了,那我們就先走了。”七魅說著,還不忘對蕭子燁揮了揮手,然后拉過江北寒的話,高興的跑走了。

蕭子燁當即就想自己追上去,不過他眼前的路已經被黑色的小蠱蟲攔住了,身邊的侍衛正在用火把,試圖燒死那些小小的噬心蠱,不過更多的時候,是他們才剛將腳邊的噬心蠱燒得退后一點點,其他的噬心蠱就立刻圍堵了上來。

在這樣的黑夜里,噬心蠱就如外面的黑夜一樣,漫無邊際的。

“王爺,這噬心蠱實在是太多了,屬下們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請王爺先行一步!”

蕭子燁看了一眼身邊的包圍圈,的確是越來越大了,原本他們四五個人站在一起的位置也還是比較大的,可是現在,幾乎是只容得下蕭子燁一個人。

看了一眼剩下的幾個侍衛,蕭子燁毫不猶豫的將面前的那個侍衛丟了出去。

隨即又拉過身邊的一個侍衛,將他踢到在地上,然后踩著他跳了出去,又踩在剛才那個飛出去的侍衛身上,這兩下,竟然就跳到了密室的出口。

剩下的侍衛有樣學樣了起來,武功修為比較低的,就只能是淪落為別人的踏腳石了。

而此時的七魅他們,已經離開了書房,卻是看到了以庭院的侍衛,為首的人,就是將他們帶回長安的唐龍。

看到江北寒跟七魅時,唐龍的臉上滿是惋惜的神情。

“你們真的要走到這一步嗎?”唐龍不舍得的看著七魅,又說道:“其實你還有選擇的余地,只要你”

懶得聽唐龍繼續說下去,七魅笑著打斷了他后面的話,說道:“唐大人,既然你是蕭子燁的手下,那么我們就只能是敵對的關系了。”

唐龍愣了一下,抿了抿唇,看著七魅,似乎是想說什么,可卻是不敢說出口。

同為男人的江北寒是一眼就看出來了唐龍的意思,其實不只是現在,之前唐龍也已經幾次的表現出自己喜歡七魅的訊號來了,只不過七魅都忽視不見了而已。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

此時,江北寒又一次的看到唐龍的示好,直接就擋在了七魅的身前,不悅的說道:“唐公子,若是你不愿意放我們離去的話,就請出手吧。”

看到江北寒那樣護著七魅,唐龍其實也并不想為難的。

就在這個時候,蕭子燁已經跑了出來,看到唐龍還愣著發呆,隨即怒吼道:

“唐龍!你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點把人給我拿下!”

聽到蕭子燁的吩咐,唐龍知道自己是再也不能避過去了,也知道如果自己將七魅他們攔截下來的話,那么等待他們的,就只有死亡了。

不過雖然心里有千萬的思緒,但唐龍在聽到蕭子燁的吩咐時,還是在第一時間出了手。

七魅跟唐龍兩人立刻就交手了起來。

其他的侍衛一看唐龍出手了,也都紛紛上前助陣。

江北寒則是負責著清理掉這些侍衛,讓七魅可以專心的跟唐龍對打。

就在七魅覺得唐龍越來越難對付的時候,卻是突然聽到他的自己說道:“找機會,跑!”

七魅愣了一下,隨即立刻反應過來,抬起就是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一下子就將唐龍踢飛了出去。

她的力道其實還是蠻大的,至少是要讓唐龍在床上躺上個把月的。

趁著這個機會,七魅立刻就飛身到了江北寒的身邊,隨手就是一把的蠱蟲撒了出去,兩人頓時消失在王府里,不見了人影。

而此時另一邊的筱久跟李星海也按照七魅的指示,找到了七月的住所所在。

就如七魅猜測的那樣,其實七月跟蕭子燁的感情并不如外面的傳聞得那般好。

什么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都是騙人的把戲而已。

看到狼狽的七月躺在地上,嘴唇干裂,顯然是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喝到水了。

李星海一看,立刻就掏出了自己隨身帶著的一個小水囊,遞給了筱久,說道:“你幫她,不過不能給她太多,只能是一點點。”

聽到李星海的話,筱久點了點頭,按照他的意思,給七月喂下了一點點的水。

因為有了這么一些水,七月很快就蘇醒了過來。

見七月醒來,筱久就開門見山的說道:“是我們家小姐讓我來找你的,她說你的手上有她想要的東西。”

筱久說著,就扶著七月坐了起來。

還是十分虛弱的七月,警惕的看了看筱久,又看了看李星海,才聲音沙啞的問道:

“你家小姐是誰?”

“小姐說,姑娘只需要記得自己的性命是什么人救上來的,就自然能夠知道她是什么人。”

聰明如七月,一下子就想到了七魅,想到她現在還在外面,被蕭子燁的手下通緝追殺,七月的心里就惴惴不安的。

如果不是真心喜歡蕭子燁,錯付終身的話,也不至落得如此的下場。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七月側頭看著筱久,問道:“你們家小姐,可還好嗎?”

“小姐沒事,多謝姑娘關心。”

“姑娘?”七月苦笑了一下,說道:“事到如今,我還能被人稱為一聲姑娘嗎?呵呵”

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七月才在筱久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她心心念念的月光,這都已經過去半個多月了,也還是沒有看到。

“姑娘,我們家小姐要的東西呢?”

似乎是被什么驚醒了一般,七月回頭,對李星海說道:“公子可否回避一下?”

聽到七月的話,李星海微微蹙眉,隨后看向了筱久,像是在詢問她自己一個人能不能應付得來。

筱久點了點頭,示意李星海自己可以的。

得到了準確的回答,李星海也就不是那么擔心了,畢竟筱久是七魅的手下,武功修為不至于會弱到什么地步去。

這么一想,李星海直接就退出了房間,到外面去守著。

不過雖然人是站在了外面,但是李星海其實一直在注意著屋子里的情況,不敢真的做到忽視不見。

見李星海已經離開了,筱久才看向了七月,問道:“你要給我的東西呢?”

七月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這才解開了自己的衣帶。

看到七月的動作,筱久愣了一下,隨即警惕的問道:“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要東西嗎?我給你啊。”七月說著,手上的動作沒停,直接就將自己的衣服脫了,露出自己的后背。

雖然同樣是女子,但是在看到七月脫下自己的衣服時,筱久還是別過了臉,不免有幾分覺得羞赫。

但轉念一想,七月的后背萬一是有什么重要的線索,自己不看的話,豈不是就錯過了這次的機會?

于是,筱久又回過頭來,可這一次回頭,卻是得到了一個更為意想不到的結果!

七月手上的匕首狠狠的刺中了筱久的腹部,唇角掛著的是得意的笑容。

“啊”筱久輕聲呼救著。

七月急忙捂住了筱久的口鼻,隨即將人往自己的身前一帶,用自己瘦弱的身體擋住了筱久。

外面的李星海聽到了里面的動靜,直接就跑了進來,大聲喊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

“啊”七月慘叫著。

看到七月的美背,李星海也是臉頰一紅,又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好似剛才沒有進去過一般。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還以為是出什么事情了。”李星海站在門外,無力的解釋著。

聽到李星海的話,七月直接就學著筱久的聲音,說道:“你還是再走出去一點吧,七月姑娘被你嚇著了。”

李星海原本是有些不放心筱久的,不過此時聽到她的聲音,也就不是那么擔心了,應道:“好,我走遠一點,你有什么事情就喊我。”

說完,李星海真的往前走了一段距離。

而此時屋子里的筱久,眼角的淚水甚至還來不及落下,人就已經咽了氣。

看著從自己手上滑落下去的筱久,七月唇角的笑容在一點一點的放大。

呵呵,一群不自量力的廢物,也敢跟七王爺,哦,不,是未來的皇上作對,真是不知死活!

深呼吸了一口氣,在筱久的身上搜查了一遍,七月才重新穿戴好衣服,又學著七魅的聲音,說道:“怎么樣?你們這里好了嗎?我們該走了!”

聽到屋子里傳來了七魅的聲音,李星海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并沒有看到屋子里多出來一個人影,心里不由得懷疑了起來。

“筱久,我現在可以進來了嗎?”

“可以。”

七月應著,就彎下腰,走到門口,藏在門后面。

李星海走到門口的時候,還猶豫了下,隨即推門進去,就看到筱久坐在桌子前,但是背對著自己,而明顯的是,屋子里并沒有七魅的身影,連七月也一起跟著不見了。

瞬間,李星海就反應過來了,一轉身,猝不及防的一把匕首就刺了過來。

李星海的反應要比筱久快上許多,一腳將七月踹飛了出去老遠,手捂著腹部的傷口,不敢再在這里浪費時間,立刻跳窗戶跑了。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