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 云凰鳳棲 > 37.經脈解封

37.經脈解封

小說:云凰鳳棲 作者:不朽遠方  字數:2426

? 時隔一月多,宮桓帶著慕云棲已從邊境回到錦國,自她服下三日殤解藥后,整整一月多還未醒來。www.ypmmue.live

又臨月圓之夜,明月光輝如紗披撒大地,昏黃燈光從房內透出院中,宮桓立身院外不敢進屋。

慕云棲之所以服下解藥還未醒來,只因她中箭那日失血過多,傷了心脈根本,后來縱使解藥來得及時,也只將她心神留有一息,需得療養許久或許才可有好轉。

上次從她身上取出的血已融吟洛體內,眼下還需從她身上取血才可解吟洛今夜毒發之痛。

可慕云棲的身子,恐怕已無法再承受一次。

直到圓月高升頂空,離吟洛毒發不足一個時辰。他嘆息一陣,邁步推門進屋。

房內燭火溫暖,琳瑯見他進來,離去起身退至榻旁。

“她未曾醒過”他走到榻邊問道,語氣無波無瀾。

琳瑯輕輕搖頭,眼眸看向他,小聲道“不曾。”

他落座榻邊,榻上的女子面色蒼白無色,她雙目緊閉,濃密睫毛如扇,高挺翹鼻下的雙唇小如櫻桃,卻失了血色,她躺在榻上的身子纖瘦如骨。

可如此模樣,卻也透出一股仙氣,仿若當真像那要飛升的謫仙,毫無人間煙火氣息。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

宮桓揚起一手,琳瑯會意從房中的桌上拿過玉碗,再拔出匕首,遞給了他。

她看向榻上的女子,心頭實在不忍,轉身背對榻上。

宮桓伸手撫了撫她的面龐,手指不舍拿走,觸碰著她冰冷的肌膚,心間麻木至失了知覺。

她的手腕放置在榻沿,他拿起匕首在她白皙臂腕上劃過,很快殷紅的鮮血滴落,如注鮮血直流入玉碗內。

他低頭看著慢慢溢起來的碗中,隨后又看向榻上。

慕云棲如夜空繁星的眼眸,此刻直直凝視著他,蒼白的臉上僅有眼眸中帶著光芒,她的目光平靜如水,眼里看不出情緒,見宮桓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她艱難地揚起一抹凄美微笑。

宮桓的心一驚,氣息驟然屏住,面色有些難以置信看著她。

“云隱”他呢喃細語,目光流露出來的欣喜很快被掩下,只留下了一片痛苦之色。

慕云棲雙唇微微動了動,無力開口。

琳瑯聞聲回頭,宮桓將玉碗揚起遞給她,她接過裝滿紅血的碗,小心端著邁步離去。

宮桓起身尋出白紗為她的傷口纏上,待他再看向榻上時,她已閉上了眼,似乎從未醒來過。閃舞小說網www.ypmmue.live

他不知她究竟是又昏迷了過去還是不愿與自己說話,他的手觸上她的額頭,她微微偏了偏,卻因虛弱而沒能躲過他的觸碰。

慕云棲清晰地感受自己體內有些什么在流逝,她的雙眼逐漸沉重,思緒慢慢模糊,她仿佛看到了一片火海,她看見一名女子對著她招手。

她的腳步像踩在浮云上,一步步朝著向她招手的女子走去,她有些不舍回頭看了看,她看見宮桓手拿匕首劃過了自己,看見他的眼里迸出狠毒的目光。她的心抽痛著,嘴角揚起一抹自嘲,隨即走向了那女子。

“棲兒,難道你將母親的話都忘了”那名絕色女子出聲訓斥道。

慕云棲聽到她的話,四下張望,可眼前一片白霧茫茫,除了霧罩包圍著她,再也看不清什么。

她慌亂地在原地轉了一圈,眼里漸漸看到了一名小女孩。

她看到了晉王府,每次她的母親都會抱著她坐在屋檐下看雨。

“娘親,你為何喜歡下雨”稚嫩的聲音問起,她眼睛撲閃著,望著抱起她的女子。

“因為娘親來到這個朝代時,正是雨天。”女子輕笑著解釋,看著面前的女孩目光溫柔。

女孩疑惑不解,看著她撇嘴道“母親出生那天是雨天”

“母親是雨天來到這個世界。”

“何為世界”

女子微微一愣,思索著如何解釋給她聽,隨后道“母親本來不屬于這個地方,原本母親生活的地方在以后,就是幾千年后,那個地方沒有無緣無故的戰爭,不會有貴賤之分,人人平等,每個人都過著自己的快樂日子。”

女孩偏著頭傾聽,嘟嘴道“沒有貴賤之分,就像父王對母親”她從來沒有見過哪個親王像她父王對待母親那般溫柔,也從來不見父王對別的女子多看一眼。臨朝唯有她父王,只娶一人。她從來不喚眼前的女子為母妃,因父王說母親不喜。

女子微微一笑,柔聲道“你父王只算是與母親舉案齊眉,貴賤之分,就如母親對蘭姑,把她當成親人般。”她要怎么才能給她說的清楚呢。

“我以后也要跟南宮赫舉案齊眉。”女孩嬉笑道。

女子的面容忽地暗沉下來,她看著女孩的笑容,心中難受不已。

“棲兒,舉案齊眉就是夫妻,就是要在一起。”

“我就是想要跟他成為夫妻啊。”女孩不解母親為何如此看著她。

女子將女孩放在地上,蹲在她面前,嚴肅說道“你可以跟任何人在一起,除了他,他是皇子,不可能跟你像父王對母親一般,而且他也不會娶你,他”

“母親”女孩淚水在眼里打轉,母親從來不曾向此刻這般生氣。

“棲兒乖,母親慢慢說給你聽可好”女子再次抱起她,在她耳邊細細說道。

一幕一幕涌入慕云棲夢中,她看到了所有過往,她看到了她的母親為何要為自己封存經脈,她看到了母親將自己帶在身邊前往錦國,她看到了南宮赫,那是她見到過最好看的男子。

她的心被夢里的畫面刺痛,想睜開眼卻無力,她動了動手指,眼前的白霧慢慢消散,女子的模樣變得模糊。

“母親,母親”她對著那名女子大喊,想要追上前去卻力不從心。

刺眼的光芒照射到她面上,女子消失無跡,她的雙眼驀地睜開,白光映入她眼眸。

“你醒了。”一道冷漠中透出欣喜的聲音響起。

慕云棲側首看去,宮桓落座榻邊看著她,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著微笑,眼眸中涌動著照耀光華。

她靜靜凝視了他片刻,將心頭的所有過往壓下,她該喚他宮桓還是南宮赫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